2020
09 / 14
15:32
扫码手机端阅读

开国创业艰 弓矢取天下

辽宁网 https://www.news.ln.cn 2020-09-14 15:32 出处:沈阳晚报 编辑:@辽宁新闻网

沈阳故宫馆藏 皇太极御用文物 背后的桩桩件件

开国创业艰 弓矢取天下

皇太极御用鹿角椅

开国创业艰 弓矢取天下

皇太极御用弓箭

开国创业艰 弓矢取天下


开国创业艰 弓矢取天下


开国创业艰 弓矢取天下

“弯弧曾逐鹿,制器拟乘龙。七宝何须羡,八叉良足供。库藏常古质,山养胜新茸。那敢端然坐,千秋示俭恭。”这是乾隆十九年东巡盛京之时,瞻仰了太宗皇帝的鹿角椅之后,诗兴大发留下这首诗,抒发了自己对皇太极的缅怀与赞美之意,也体现了清初武功开国的创业精神。

清入关之前的清太祖努尔哈赤和清太宗皇太极,曾南征北战,沈阳故宫馆藏的稀世珍宝清皇太极御用鹿角椅,是以皇太极征战过程中用捕获的麋鹿鹿角制成。而正在“龙耀帝乡——清代宫廷御用品展”展览第一单元“武备法器 国史载体”中展出的清太宗皇太极牛角弓、皇太极鸭嘴哨箭等开国时期的御用之物,更是清朝开国“以弓矢定天下”的实物见证。

创业之艰 打开一片天地

大清政权能够与明朝分庭抗礼,逐鹿九州,定鼎中原,与努尔哈赤四十余年的征战和皇太极十七年的执政是分不开的。在努尔哈赤的带领下,一个僻处边境一隅的女真族部落统一了女真各部,建立后金政权。而清太宗皇太极则将后金汗国从地方政权成长为与明朝公然对峙的强劲对手,为后来统一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冷兵器时代,骁勇善战、精于骑射的八旗将士获得了明显的军事优势。雍正、乾隆两代帝王多次下旨强调“骑射国语,乃满洲之根本,旗人之要务”。在“龙耀帝乡——清代宫廷御用品展”展览第一单元“武备法器 国史载体”中展出的清太宗皇太极牛角弓、皇太极鸭嘴哨箭等开国时期的御用之物,就是清朝开国“以弓矢定天下”的实物见证。

清太宗皇太极的御用弓是清初宫廷珍贵的传世实物之一,历史价值十分重要,弯弓本身映现出开国汗王超乎常人的赫赫武功。弓体木胎,正面包镶牛角,背面为漆质,表面装饰云头、寿字及菊花等图案;弓弣中部包软木,两侧包绿鲨皮,其上刻有“日”、“月”图案;两端弓弭处刻有凹槽,弯曲处安有弓码,以便挂弦使用。此弓在有清一朝为历代皇帝所重视,成为其不忘创业之艰、坚持“国语骑射”的最好寄托。

而清太宗皇太极的御用箭与御用弓一起保存,为其射猎之时所用的哨箭。镞为铁制,镞锋薄而阔,呈扇面式张开,形成片状刀刃;镞后为扁状鸣骹,内部中空,外壁制孔,其上按错金银工艺镶有金属丝;箭杆笔直修长,尾羽呈三叉式分开,后部彩绘连续半圆形发光图案。清初时期即对皇帝御用箭枝精心打造,可见制器之精良。

爱题诗的乾隆 由武功转文治

沈阳故宫馆藏的清皇太极御用鹿角椅,是清初极少数传世文物之一。这座鹿角椅为皇太极御用之物。鹿角椅顾名思义,乃用鹿角制成的座椅。用狩猎所得鹿角制椅,体现了清代政权统治者“以弓矢定天下”,尊重“渔猎”旧俗,重视“骑射”的思想。

清皇太极御用鹿角椅外形似“太师椅”,但又与“太师椅”的文人气质有着截然不同的马背气息。清皇太极御用鹿角椅半圆形椅圈是一付天然麋鹿鹿角,鹿角有两根主干和十二个支叉。其制作方法是以鹿角的自然形态,巧妙地反扣在方形底座上。而鹿角外展的四个支叉作为椅子的支柱,自然形成座椅的靠背和扶手。

鹿角椅的靠背正中,精心雕刻着乾隆皇帝御制诗一首,是乾隆十九年(1754)第二次东巡盛京,拜谒祖宗山陵之后,瞻仰了太宗的乘椅后,不禁诗兴大发,于是赋诗抒怀,其诗曰:“弯弧曾逐鹿,制器以乘龙;七宝何须羡,八叉良足供;库藏常质古,山养胜新茸;那敢端然坐,千秋示俭恭。”落款为“乾隆甲戌秋九月御笔”,下方为乾隆连珠方印一枚。字为阴刻,工整秀丽,为乾隆皇帝的书体风格。所刻诗句均有贴金,显得辉煌夺目古朴明朗。

从此,清太宗皇太极鹿角椅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原来质朴的鹿角椅体现着清初武功开国的创业精神,而新添加的乾隆皇帝御制诗文,则反映了其走向汉化的过程,是其文治天下的统治方略。

效法先祖 不忘骑射根本

据史料记载,皇太极曾经有三张鹿角椅,传说这些椅子都是用皇太极亲猎麋鹿的鹿角制成。而目前尚存于世的皇太极御用鹿角椅仅一座,就是沈阳故宫收藏的这一座。据满文史籍记载,天聪五年清太宗皇太极在大凌河战役中,亲手捕获了一只麋鹿,按照女真族当时的民俗来看,人们在野外狩猎、驻营期间,如果意外获得走兽或飞禽,将此视为吉兆,于是皇太极在大凌河城胜利返回沈阳后,很可能将这次所获大鹿之角当作吉物,并用此鹿角制成了“皇太极御用鹿角椅”。

后来,清代的统治者纷纷效仿皇太极把所获的鹿角制成椅,彰显自己擅长骑射,谨遵祖训,也给后辈树立榜样。目前我国已知存世的鹿角椅共七件,除了沈阳故宫博物馆馆藏的清皇太极鹿角椅外,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一件札萨克鹿角椅,其余五件均藏于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五件鹿角椅之中,有三件为康熙时期制作的,另外两件是乾隆时期制作的。

乾隆皇帝不仅在清太宗御用鹿角椅上题诗,在见到爷爷康熙御用鹿角椅时依旧诗兴大发,其中一座鹿角椅上题诗为,“制椅犹看双角全,乌号命中想当年。神威讵止群藩詟,圣构应谋万载绵。不敢坐兮恒敬仰,既知朴矣愿捐妍。盛京惟远兴州近,家法钦承一例然。”与皇太极鹿角椅背上的诗相比,乾隆依旧表露的是“不敢坐”的由衷敬仰。不同的是,受到康熙的影响,他对狩猎家法的传承更为看重,时刻提醒自己不忘祖宗的骑射根本。清代末年,许多旧藏的鹿角椅都毁于战火,而留存下来的鹿角椅更显得弥足珍贵。透过气势恢宏的鹿角椅,可见四百年前英勇善战的满族曾经建立起的赫赫辉煌的武功,以及不屈不挠的精神风貌。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张 宁

主任摄影记者 常晟罡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