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9 / 14
15:32
扫码手机端阅读

工厂长大的孩子永远记得这里

辽宁网 https://www.news.ln.cn 2020-09-14 15:32 出处:沈阳晚报 编辑:@辽宁新闻网

漫步在云峰街上

工厂长大的孩子永远记得这里

梁辰指示的位置就是原沈鼓子弟小学所在地。


工厂长大的孩子永远记得这里

建于1953年的沈鼓浴池,随着时代变迁已改作他用,上组图为不同时期的该建筑。

工厂长大的孩子永远记得这里


工厂长大的孩子永远记得这里

南九东路上,曾经的沈鼓家属楼位置如今已成为高楼广厦。

工厂长大的孩子永远记得这里

当年分布在厂区里的铁路线。

对市民来说,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身边的街区了。无论周遭如何日新月异,人们总会在一抬眼、一转身间寻得一丝最初的体验。街区带给人的印象,就像儿时最喜欢的那颗棒棒糖,永远落在心间。

铁西区云峰街和南九东路,虽没发生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件,但对曾经工作、生活在此的人们来说,光是提到路名就会油然而生一种亲切的熟悉感。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起的一段时间里,铁西区云峰街和南九东路曾是沈阳鼓风机厂(沈鼓集团前身,以下简称“沈鼓”)家属院的核心地带,1800多位沈鼓职工、家属围拢在云峰南街西侧的左右居住。在那段“北厂南宅”的火红岁月里,他们循着云峰街上班下班、南来北往,把青春和岁月播撒在了那条街路之上。

未曾改变的街路走向

现任沈鼓集团定子车间书记兼主任、46岁的梁辰,是在南九东路生活多年的“老人儿”。

1982年,9岁的梁辰随父母搬到了位于南九东路的沈鼓家属楼。两年后,厂子为梁辰父亲改善住房条件,他们一家又搬到了一路之隔的五层新建筑里。彼时,家门口的沈鼓子弟小学、露天电影院、兴华公园、云峰街上的八一仓库,还有不远处的滑翔机场、专门生产蛋卷冰淇淋的双天冷饮厂,给梁辰留下了深刻印象。

梁辰说,虽然曾经的家属楼的位置已变成了高档住宅,铺陈在周围的电影院、百货公司、厂浴池也不见了踪影,但留存下来的街路布局却一直没有改变。而那段儿时的生活轨迹,至今仍清晰地刻录在他的脑海里。

“九路东头、云峰南街上是一个军需仓库,人们都叫它‘八一仓库’,这座神秘的大院我们小时候经常溜进去打篮球。南九东路北侧200米的距离就是南八东路,不知什么时候起成了陶瓷一条街,有段时间销量非常火爆。”顺着梁辰手指的方向望去,硕大的霓虹灯招牌一个挨着一个,颇成规模。“店铺所在的位置,就是原来的沈鼓子弟小学。”梁辰告诉记者,因为有厂子做“靠山”,沈鼓子弟小学条件非常优渥。“1985年时,厂子投钱给子弟小学铺设了柏油马路,还安装了水冲洗厕所,条件是相当好了。”说话时,梁辰宛如荣耀在身。

“小七路西边胡同里是铁西区妇婴医院,医院不大,但接生数量却不低,许多铁西人就是在那里出生的。小七路口原先还有家烧麦馆。据说,铁西商人马驰最早也是在这起步的,后来他在六路的康乐公园旁开了家挺有名的餐厅,再后来还上了央视春晚当嘉宾……”沿着街路由南向北的走向,梁辰继续梳理着岁月。

“小字路”多是火车专用道

沈阳有着南北为街、东西为路的道路命名规律,梁辰告诉记者,这个规律在铁西区更是一贯到底。

“北起建设大路,南止沈辽路,云峰街是整片区域的最东边,沈鼓的老厂区就在北四路上。”除了地理方位的介绍外,梁辰话语间不时蹦出的大小路名儿,引起了记者的好奇。“铁西区基本上所有的大路后都跟着一个小路,比如九路、小九路,六路、小六路等,都是一大一小成对出现,建设大路北边,‘小字路’在当时是火车的专用道。”梁辰说。

梁辰口中的“火车专用道”指的是分散在各个厂区里从铁路线路中接轨而出的岔线,如今在卫星地图上,也还能看到这一条条划过沈阳市区的“细线”。“以前公路不发达,工厂采购货物、发放物资全都靠火车拉运。‘出门跨铁路,过路等火车’,是老铁西人真实的日常写照。”梁辰说,在2000年时,铁西区内还经常有火车通过。

“火车道都有道口,火车来了栏杆就放下,通行后栏杆再打开。一般快到道口的火车会放慢速度,火车通过道口大概需要十几分钟,但要是赶上几辆火车相继通过,半个小时也是有的。”梁辰回忆道。

而说到铁路带给自己最深的印象时,梁辰不假思索地说,“在闸口旁等待的自行车大军!沈鼓在当时不是沈阳规模最大的工厂,但云峰街这片家属区却称得上工人居住最密集地。”

据梁辰介绍,20世纪80年代时云峰街只有四车道,因为路面上很少能看到机动车,非机动车道的宽度几乎与机动车道不相上下。每天上班时间,几千辆自行车从九路向四路挺进;下班时,这波自行车大军再反向涌动,特别壮观。

不见了踪影的那盒带鱼

如今的云峰街和当年相比早已有了巨大改变,道路变宽、设施翻新、各种交通工具的比例也大有不同。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大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川流不息的汽车长龙。

采访中,梁辰自豪地说,在工厂长大的孩子,在这里比别人多生出一种年代感和特殊回忆,感觉特别好。说到铁路、说到岁月时,梁辰还给记者讲了个笑话,“以前刀鱼是按盒卖,骑车的男同事通常会把刀鱼夹到自行车的后座上,因为火车道太多了,一路颠簸下来到家发现就剩下盒了,一坨鱼被活活颠没了……”如今,梁辰的母亲依旧居住在那栋老房子里。每天,梁辰依旧会在云峰街这条路上经过。他说,再黑的天,他不用照明设备也能走到底,因为他的根一直在这,任何一处犄角旮旯他都太过熟悉。

不久前,记者听了一首老歌,张行的《一条路》,“走过春天,走过四季,走过春天,走过我自己……”虽然年代久远,但曲调还是轻而易举触碰了怀旧的思绪。如果说一条老街是一段历史碎片,那看似杂乱无章的排序,无疑最易触发最敏感的神经。

在探寻铁西区的老街路过程中,记者时常被它们背后的故事逗得一惊一乍、捧腹大笑。虽然没亲身经历过,也无法体会到当年那路上穿梭的火车究竟是怎样与街巷和谐相交,也无法感受上千辆自行车在铁轨闸口两侧铺排等候的壮观……但即便往事如烟,云峰街和南九东路的孩子们仍是那样自然而然地记住了那段红彤彤、热腾腾的青春岁月。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关彤

摄影记者 孙海

感谢刘胜民提供采访线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